猫咪app官网永久地址咨询

交通事故导致已到退休年龄的受害人死亡如何赔

 

  2020年7月老刘驾驶三轮电动车沿静安区安虎319省道由东向西行驶过程中,由于偏左行驶操作不当,与相向张某明驾驶的小型面包车发生相撞,造成老刘(84周岁)经抢救无效死亡,两车不同程度损坏。交警部门认定:老刘承担主要责任,张某明承担次要责任。交通事故导致已达到退休年龄的受害人死亡,且其子女均已成年具备赡养能力的,是否应当支持受害人配偶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张某明驾驶的小型面包车所有权人为张某明,该车在人保洛阳分公司投保了交强险及保险限额50万元的商业三者险(含不计免赔),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间内。死者老刘的近亲属张某子、赵某行、柳某子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各项损失共计176315.70元(包括老刘妻子张某子的被扶养人生活费43943.14元)。

 

  静安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1、关于原告主张的老刘妻子张某子的被扶养人生活费是否应予支持问题。虽然夫妻之间有相互扶养的义务,但事故发生时老刘已年满84周岁,其与张某子育有成年子女2人,子女对张某子有赡养的义务。故对原告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不予支持。故作出(2020)豫0327民初1351号民事判决: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张某子、赵某行、柳某子各项损失共计123198元。一审判决作出后,张某子不服,提起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依法改判支持上诉人主张的被抚养人生活费43943.14元。张某子二审中提交了静安区柳泉镇人民政府和居民委员会出具证明一份,证明:老刘在柳泉村居住常年以修车为生,其妻子张某子常年瘫痪在家,由老刘扶养。老刘生前有劳动能力,并且由老刘一人扶养配偶。

 

  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1、关于是否应支付张某子主张的被扶养人生活费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规定,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抚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张某子系受害人老刘配偶,夫妻之间相互有抚养义务,事故发生时虽然老刘已满84周岁,但根据其在二审中提交的静安区柳泉镇人民政府等出具的证明,结合张某子实际生活情况、生活能力应当对其被扶养人生活费予以支持,但张某子、老刘共同育有成年子女,在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过程中,受害人承担的夫妻间扶养义务应当与其成年子女应承担的子女赡养义务应平均分担,依法计算为36619.28元(21971.57元×5年÷3人=36619.28元)。故作出(2020)豫03民终6353号民事判决:部分撤销一审民事判决,改判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在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范围内赔偿张某子、赵某行、柳某子各项损失共计137845.97元。
 


 

  二审判决作出后,人保洛阳分公司不服,申请再审。理由如下:虽然婚姻法规定夫妻之间有相互扶助的义务,但事故发生时受害人老刘已经年满84周岁,属于法律规定的推定为无生活来源人员,其本身就属于法律规定被抚养人的范围,是被照顾和被赡养的对象,其与张某子之间的扶助义务更大意义上是精神上的扶助义务,而不涉及经济上的抚养。生效判决认定由人保洛阳分公司支付张某子被抚养人生活费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高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关于生效判决确定受害人老刘的妻子张某子为被扶养人是否有事实与法律依据的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即把成年近亲属确定为被扶养人的条件是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本案中,老刘与张某子系夫妻关系,婚姻法规定夫妻间有互相扶养的义务。事故发生前老刘虽尚有劳动能力,但事故发生时其已年满八十周岁,亦属于需要被赡养的对象。而且老刘与张某子育有两名成年儿子,张某子还有其他赡养人,原审确认张某子为被扶养人并据此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属适用法律错误。故作出(2021)豫民申425号民事裁定:指令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再审本案。

 

  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第二款规定:“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因此,成年近亲属被确定为被扶养人的条件是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本案中,老刘与张某子系夫妻关系,事故发生前老刘虽尚有劳动能力,但事故发生时其已年满八十四周岁,亦属于需要被赡养的对象。而且老刘与张某子育有两名成年子女,张某子还有其他赡养人,因此,二审认定张某子为被扶养人并据此计算被扶养人生活费不当,本院再审予以纠正。故作出(2021)豫03民再77号民事判决:撤销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2020)豫03民终6353号民事判决、维持静安区人民法院(2020)豫0327民初1351号民事判决。
 

  索引:

  1、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2020年修正)

  第十六条 被扶养人生活费计入残疾赔偿金或者死亡赔偿金。

  第十七条 被扶养人生活费根据扶养人丧失劳动能力程度,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和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为未成年人的,计算至十八周岁;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七十五周岁以上的,按五年计算。

  被扶养人是指受害人依法应当承担扶养义务的未成年人或者丧失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成年近亲属。被扶养人还有其他扶养人的,赔偿义务人只赔偿受害人依法应当负担的部分。被扶养人有数人的,年赔偿总额累计不超过上一年度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额或者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  上海静安区猫咪app官网永久地址事务所


 


交通事故导致已到退休年龄的受害人死亡如何赔/jdal/jtsg/2225.html 

Baidu
sogou